昂..

相逢即是缘,感谢关注,爱您❤

内嘛,这个号可能会不常上了……

有产出的两个小号见我关注前二个即“暇时”“予安予安圆源”

……一些傻白甜的东西,,就放在这里了……
……

[贺红]不就男朋友吗看什么看!{上}

*贺红均为走读生设定,已确定关系.
*cp唯贺红,ooc属于我!!!.
@莫白 虽然写崩了但是我终!于!搞!出!来!了!/捂脸 /捂脸
*人物属于阿先,ooc属于我.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阳光明媚。

放学铃刚一响,贺天就到莫关山教室门口一把把人拽走了,全然不顾后边不解风情地老大等等我老大喊个没完的寸头。

一直到辆摩托边上才停下。贺天自认为非常帅气地长腿一伸跨坐在了上面,冲莫关山抬抬头示意他也坐到后面去。

“卧槽贺几……贺天你上哪儿弄的?”莫关山有些惊异,爱不释手地在车上来回摩挲。

“怎么样?往后放学我载你……看傻了?上来啊。”

莫关山于是飞快地点着头坐到了贺天身后,一边还不忘啧啧赞叹车之拉风。

“诶等等贺天你会开吗?”

“……可能吧,坐稳了。”

摩托的发动机巨大的轰轰声与呼啸的风声不完全地遮蔽住了莫关山那有些破音的全然不顾形象的叫声,贺天却感觉莫关山哪怕这样惊慌地一面骂他一面胡乱地从耶稣拜到弥勒佛的声音与胳膊紧紧环抱着他腰的模样都可爱的要命。

车在有些崎岖不平的路上将莫关山的尖叫颠簸地更凄凉,乃至驶过这一小段转上马路后仍持续了会儿。而此时莫关山才发现虽然风在耳畔作响但摩托行驶地相当稳。有些迷茫地抬了眼,悄悄从贺天抬起的手臂下边的间隙中随着贺天一声轻笑探出头,看见他神色仍如往日般淡定后才没忍住又爆了粗:“狗鸡贺天!!你又几把骗我!!”

“哪敢骗你,这真是头一次实战。”

“那你还敢开!”说着默默撤回脑袋。

“只领车时顺便培训过一下,不然哪敢载你。”

“……切。”莫关山嘴上这么说着,环在贺天腰间的手却又紧了紧,仗着他看不见将脸也贴在贺天的背上闭上眼,感受他那一瞬间的僵直毫不留情地嗤笑出声。

莫关山正准备开口嘲讽时,就听见一声女声的:“基佬!!”由路边另一所寄宿学校的寝室楼中乘着风飘悠悠地入了莫关山的耳,他瞬间睁开眼,只看见那边二楼最边缘的一间宿舍阳台上探出了四五个披头散发的脑袋往这边张望。

车开得很快,莫关山微怔后正准备反击时寝室楼已消失于视线。不甘心地揪揪贺天袖角:“你听到没?”

贺天的声音与风一起刮来:“听到什么?”

“刚才那个学校!寝室楼里有学生指着我们说基佬!!”

“没说错啊。”

莫关山有一瞬间呆愣,感觉好像真的,没什么问题……
“……可是,,可是…可是他们指着我们骂诶!!这么不尊重!!”

突然莫关山一晃,整张脸都被惯性甩地糊到了贺天的背上,撞地鼻梁生疼。

“到了,小莫仔……刚站起来就倒我座位这儿干嘛?吃屁啊?”

“贺几把!!”

贺天这才反应过来后座上那个人在做什么,于是捧住莫关山的脸看似在帮他揉揉实则是自己玩的开心,直到手被莫关山狠狠拍去,对上一道并不凶狠的视线。

“毛毛别气,,那……下次我帮你治她们?”

莫关山瞬间仿佛忘记了疼痛,喜笑颜开:“好咧!”

[昊翔]零碎

*校园,数学助教唐昊,英语助教孙翔,地下恋情(???).
*一点零碎,标题瞎搞.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1.

孙翔收到唐昊微信的时候正在办公室玩手机,相当忙里偷闲的。

安静的只剩键盘敲击声与笔尖紧促飞快滑过试卷声的办公室中手机突然以不小的音量响了起来,吓的孙翔东张西望生怕斜对桌角落处的英语老师发现自己偷懒

……好像也没有懒可以偷啊?

该改的试卷都改完了,该问的笔记都问过老师了……那之前这么小心翼翼把手机可劲儿往办公桌隔板边凑不让老师看见是为什么?

如果唐昊在,可能要毫不留情地嗤笑一声:“因为智商。”

手机一声紧接一声地让孙翔从跳脱的状态出了来,看见唐昊的名字还没来得及欢喜就对煞风景的内容无语了。

唐昊:我在8班监考
唐昊:快点过来替我一下
唐昊:快点!
唐昊:快点!!!
唐昊:孙翔!!!

孙翔瞬间理解,不及回复就噔一声站起来往外跑,出门左转再左转探了个头到8班里冲唐昊比了个OK的手势,
唐昊便抛下手头的红笔和在讲台上改的数学试卷快步冲向厕所。

孙翔于是不紧不慢从前门进入,余光漫不经心地瞥教室内的情况,晃晃悠悠一屁股坐在讲台桌前的椅子上,一手托腮看看下面学生埋头奋笔疾书。还是百无聊赖地拿起了搁置的红笔,勾了几道眼前的数学题。

台下开始日常躁动,尚在可控范围内。

不情不愿扯着嗓子高喊:“安静点啊你们!”

“老师,你改的是数学试卷吗?”前排一个女学生有些诧异地按捺不住问了。

“是啊。怎么?”

“没……没没没。”

然后孙翔就听见……

“孙助教这么好看的手怎么写出这么难看的字的……那是谁的试卷?心疼!”前排的那个女生小声同同桌交流。

“安静啊!!”

[昊翔]起床气.2

*大概愉快(??)的同居.
*叫孙翔起床的正确方式,大概私设满满,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职业,起床时间请允许我瞎几把乱扯吧。。.
*cp唯昊翔.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孙翔是个浅眠的人,尤其三四点,几乎一碰就醒。

唐昊因此许多次被他半夜梦中焦躁地赶下床再在第二天早上被讷讷的孙翔哄回去。

郁闷是有点儿,但也没多生气:看着孙翔那对向来骄傲的眸中盈满的却是小心翼翼令人心疼的歉疚与掩不住的像棉花糖般绵软的甜蜜爱意就被激起了莫名其妙的骄傲感与保护欲。

也总不能这样过下去,好在孙翔也在逐渐适应,再加上每夜一杯唐昊泡的且逼迫着孙翔喝了的热牛奶,心态与身体素质也逐渐改善,不再那么排斥唐昊的存在,开始习惯唐昊,夜间醒来的次数也不断在减少……终于在同居许久后某天的下午,孙翔惊喜地突然发现他一夜好眠再没被该死的睡眠质量折磨,于是高兴但有些突兀地在唐昊额上烙下一个轻甜的吻,然后在一脸“惊喜突然降临”的唐昊回神前蹦跳着跑远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孙翔的起床气。

睡的甜甜的美美的突然被人打扰了……还是很气啊!

唐昊因此决定开始研究“叫孙翔起床的正确方式”。

第一次实验√
早晨六点半:唐昊一手撑床,艰难地爬起,顺手推推一边的孙翔:“起了。”

孙翔默默翻个身,背朝天。

“起嘞咱翔仔。”唐昊一手拍在孙翔屁股上。
没有回应。

又拍一下:“孙翔?起床了!”

“嗯唔……滚啦!”孙翔折腾翻滚两下砸吧砸吧嘴,一巴掌扇出去。

唐昊毫无准备躲闪不及,遂愤然起身洗漱。

七点:“起嘞!”

唐昊蹲在床边静静观察孙翔。

“早餐买好了。”

“诶,起嘞!”

“孙翔!”唐昊说着又上手拍了拍孙翔的屁股,还捏了捏,手感不错。

“你可滚蛋吧!”孙翔怒吼道。

唐昊完美躲开一记落花掌。

八点半:孙翔睡到自然醒揉揉眼从床上精神满满地爬起,睁眼就看见床边一张字条:

“早餐在微波炉里,起来了自己再转半分钟,拿出来的时候小心烫。”后面的署名是直白的“唐昊”二字。
孙翔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点击置顶的那个聊天框:“唐昊你还是得叫我的啊QAQ”

对面秒回:你被叫的时候是怎么样的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昊翔]我自盛开(1)

*大概架空设定,军队日常.
*目前只有昊翔其余cp待定.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其实我只是想写军装play(划掉)不了解参军所以我选择架空希望它能挽救我的全程瞎写。。虽然细节可能经不起考验但欢迎捉虫.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孙翔你……孙翔。孙翔!愣着干什么!到战场上你这么一愣可能就直接被敌人送去见上帝了知道吗!”年轻却严厉的教官狠狠剜了孙翔一眼,怒斥道。“Yes,sir!”孙翔一个激灵赶忙回过神,本就端正的站姿更是笔挺了些。

“嘁,又还没上战场,我们还是头一天训练呢这么严格干嘛。。”孙翔边儿上一刚结识且臭味相投的哥们儿有些替孙翔打抱不平,小声嘀咕道。

“到了我手下就得听我指令!从现在就必须得专注,平时都不认真还上战场?别被吓的尿一裤子!虽说上战场便要做好九死一生的准备,可如果就这样平白地丢了性命,到了地府也别说是我唐昊带出来的!”唐昊似听见了什么,瞪一眼那个方向吼到。“连这都接受不了还是赶紧到后勤部报道吧!”

孙翔息事宁人般轻轻拍了拍身边仍有些不服气的人的大腿,挺胸收腹头抬高目光炯炯望向唐昊。
唐昊也一抬眼,正巧对上孙翔的目光。脸部线条刚有些柔和,看见他的动作后脸又一黑:“全体向左转!五圈准备!”

“哈?唐教官吃了炸药吗今天??刚歇了没多久呢会出人命的!”完全没想到唐昊这样命令是针对自己的孙翔向身边人抱怨道。

“不,十圈准备!”

孙翔现在连话都不想说了,跑的也不止他一人,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他上路了。一路和他入部队结识的那哥们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总算熬过了这十圈。

唐昊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并露出了危险的笑容。

“孙翔!还有精力说话啊,速度给我提上去!”

“yes,sir...”孙翔蔫了,但马上又精神起来,从队伍中端的绕外圈加了速直直跑到队伍前头,就保持着那个速度从刚到训练场上的女兵团前掠过,姿势标准,动作敏捷,甚至刻意放慢了些速度得空向女兵团里正看着他的像是新兵的几个小姑娘处抛了个媚眼。

孙翔感觉自己简直帅呆了。

殊不知……

“刚才那个跑来特意就向这边翻个白眼的是哪的?看着面生应该是新兵吧,真当觉得我们女兵就好欺负?”

“应该是唐教官带的新兵。喏,好像就是据说被唐教官看上了的那个,叫那个什么……什么翔吧!”“喔,那他已经够惨了。姑且饶他一命。”

那几个像是小姑娘的女兵抬头看见唐昊的目光,打了个哆嗦而后冲他微笑着比划着示意了下,唐昊这才转了回去。

……“哧,那个新兵看着跟个二傻子似的真不懂唐教官的眼光。”……

[双花]与你相遇的夏天(1)

*图书馆管理老师设定.
*cp双花主,江周有,更新随缘,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又一个夏夜。

不及白日明摆着的热浪汹涌,却仍暗藏压抑与燥热。

张佳乐烦躁地扯了扯领带,把头发往后撩撩,心想说接班的新管理员再不来就直接下班撂担子了,在数完三二一后却仍没起身离开将管理员的制服脱下。

交班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了。

张佳乐盯着头顶指示着标准学校时间的钟,看它的指针与腕上略廉价手表的指针一同又转了约莫两圈多。

终于胳膊上传来被推动的感觉。

张佳乐期待地抬起头。

“您…您好,借书。”

许是张佳乐失望与愤怒错综的表情吓到了眼前的学生,他略显拘谨不安。

张佳乐尽力将表情舒缓下来:“请出示校园卡或报出卡号。”

那个学生点点头,掏出校园卡递给他。

张佳乐才发现这个学生长的俊俏,这个发现令他哪怕身处焦虑仍冲他粲然一笑:“周泽楷同学是吗?你还有一本书没有还……”

那个叫周泽楷的学生匆匆打断了他的话:“那个……我会尽快!”

张佳乐暗自感叹这年头这么朴实的学生少了,一边嘴上客套:“不用不用,不急不急。”

周泽楷长呼出一口气:“谢谢。”

不知何处出来了一名男性搂住周泽楷的腰:“小周,你怎么在这?”

周泽楷眸子瞬间亮起来,头发都摇了两下,浅浅地在嘴角盈了个笑,控制不住地叫了声:“江!”随后惊觉自己太张扬小声道:“给你借书”

张佳乐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两个人有情况。

正当他暗戳戳想围观八卦一下的时候,感觉自己肩上被戳了一下。

遂不爽地回身送了身后人个白眼,顺带发现那人衣物……有些眼熟。

“打扰一下,请问……”

[昊翔]有我在。(1)

*校园,寄宿生设定.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唐昊踌躇了很久。

还是选择在年轻老师的眼皮底下生生拽走黏住据说游戏打得很好的新老师就不放手了的孙翔。

且是在孙翔与老师勾肩搭背的时候,由此言语间或许捎上了些许不可遏制的怒意,但这一切唐昊都不想再管了。

“唐昊?你做什么?”眼前的少年满脸惊诧,乃至发梢都抖了两下。

唐昊只感觉喉头一哽,险些说不出话来。

他将孙翔拉至了走廊迎风处。此时恰会黄昏,晚饭铃刚响不久,正是人群涌向食堂抢饭菜进行地如火如荼的时候。教学楼少人,因此唐昊还是开了口,毫无深思熟虑地。

他把身子靠在栏杆上,像是在进行最平常的课间闲聊般,他说:“孙翔,我喜欢你。”随即顿了顿,有些紧张地扭头想去看孙翔的反应,直视着孙翔不自觉地高傲蹙起的眉头,对自己的嘴笨有些绝望:“我喜欢你,孙翔,是情侣的那种喜欢,你……”

话到这一顿,因为唐昊看见孙翔绽开了笑脸,不假思索打断了他的话:“好啊。”

“不是!我……”
“不就处对象么,好啊。”

“孙翔,我很认真。”
“我也很认真。”

“真巧,我也,喜欢你。”

对面的人朝他笑了起来,嘴角上扬的弧度鲜明却看起来还若有若无地紧张着,斜阳余晖洒落在孙翔的脸与走廊外的大好河山上,一同映入了唐昊的眼,然而唐昊却觉得——

江山如画,比不得他。

[昊翔]恋.(14)

*昊翔恋爱史温馨小日常,双向暗恋.
*cp昊翔主,微江周双花林方,其余待定,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66.
孙翔确实随着性子说风就是雨地做了考驾照的准备,唐昊本人实际上也是这种张扬不羁的作态,因此在孙翔的据理力争各种描绘光明未来下被说服着也放任他去了,甚至还有些想自己也一起去试试,最终因为太远太忙而迫不得已打消了这个念头。

驾照不和孙翔一起考看他犯傻还有什么乐趣呢?

考驾照的过程……相当艰辛。

且不提孙翔三天两头给唐昊抱怨“死了死了”,光孙翔每天讲的“差点碰到树”“撞……撞上了?!啊啊就差一点吓我一跳”就已经把唐昊每天唬地一愣一愣的了。

唐昊对过去的自己感到深深的……怀疑与质疑。

67.

所幸孙翔在跌跌撞撞几天后开始认真定下心学了,他本身脑袋灵光,于是技术也突飞猛进,最终还是成功拿下了驾照,拍了张照给唐昊炫耀来着,各种发朋友圈QQ空间微博。
但是考完发完才在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轮回副队江波涛提醒下发现……

⊙▽⊙没车。

我要这驾照有何用?

68.

尽管没有车,可孙翔还是在呼啸来轮回主场打比赛的时候愣是不知从哪儿借了辆车来特意“带带昊仔”。

不知路上出了什么事,据说提前一小时就已经出发的孙翔在唐昊到机场后还不见人影儿,只有微信上一大串刷屏昭告着他的存在。

唐昊在主动提出让战队其他成员先走自己“有些事”后,实在忍不住舍弃了担心初上马路的新人分心增大事故几率的考量打开手机拨过去一个电话,毕竟唐昊担心如果孙翔再不到他会先死在这里,就听见那头孙翔很镇定的道:“马上到,相信我。”

又过不久,一辆鲜红的跑车在唐昊面前较远的地方骚气地停下了。

唐昊暗自寻思着这风骚的车型颜色姿势和走位都和孙翔有得一拼了。

于是过了一会儿车窗摇下,露出一张被墨镜挡了大半但唐昊仍然熟悉的不得了的脸。

唐昊靠他的视力勉强看清那张嘴动了动。

“什么?!”

“上——车——”

69.

于是唐昊拉个行李箱一路小跑过去哼哧哼哧地把行李扔后备箱后在副驾驶座上拉安全带时就看见孙翔一脸幽怨。

白净且线条分明的脸此时鼓得如一枚包子,令人有咬一口下去看看是什么馅的欲望(不是没有怎么这么凶残……)

“怎么?”唐昊不自主地咽了口口水。

“刚才那么大声地喊都不帅了。。”好久不见了,,想要让你看见一个最好最帅的孙翔……

“…你停太远了,真的听不见,差点看不见了…”唐昊无奈。

“QAQ近了怕撞到你啊……路上都迷路了一次差点又开丢了……”孙翔有点委屈,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迷路了?现在没事就好,祖宗你可别再吓我了!……等等,又?你以前迷路了还不和我讲?”

“……讲了怕你瞎担心,也没怎么样嘛。。”

“下次有这种情况无论如何告我一声!死了也有人能给你收尸。”

“好好……唐昊你咒我死!!”

“……这是重点吗?!”

嘴上是这么应着,心里怎么想却没人清楚了。

看吧,孙翔急了也是会瞒人的!(?)异地恋的不足。

70.

但方法总比困难多,这几年也只能这样矛盾与包容交织着过了。

[昊翔]并肩携手{上}

*中学生设定,后台扯淡+元旦汇演.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紧张吗?”唐昊问着,顺手给孙翔丢去一瓶矿泉水,看着他利落地伸手接住后扫来了个不屑的眼神:“可能吗?”

唐昊倒自顾自笑了出来:“是,咱翔仔可见过大世面。”

孙翔直接往身后一靠,半个身子的重量都集中在身背后学校请专业人士搭建了半天的背景板上:“……你是唱的还是rap的来着的?”

“我……唱吧,rap你来,那词儿我背不太住,嘴也没你溜呢,损起人来都不带重样……不彩排过了么,现在问这话还不紧张呐?”唐昊又扯扯黑色卫衣的袖口:“这衣服做工不行,勒出红痕了都快。”

孙翔笑笑,心情不可否认地略有所舒缓,自然地接过话头不追究上面唐昊所讲的实话了:“大概是咱日天胖了吧,我倒觉着挺松啊。”说着也勾勾自己的白色卫衣袖子。

唐昊将手伸过去:“你自己瞅瞅。”

孙翔便顺手撑了撑唐昊的袖口,余出的那只手同唐昊彼此心照不宣地十指相扣:“这还真更紧……你手这么冰?”

唐昊望天,作感伤状:“却道天凉好个秋。”

孙翔上下打量打量他:“别是傻了吧,这春节都快来了还秋呢?伤春悲秋也不是这么个法儿吧?”

“世道不公,人心不古啊。”唐昊这句是勾着唇角说的。
“还没完没了了?后悔当时没把握机会好好改造而是直接来我们班了?”孙翔笑骂,但略有按捺不住的关心与担忧。

“哪能,不来怎么今天站在这儿和你扯这些啊?”唐昊倒爽朗坦荡:“太严肃不适合我,早晚得到这儿还不如占个好位置先,过去就让它过去……好歹我也能吹自己是实验班里出来的。”

“你哪需要吹啊!日天哥牛逼啊!”孙翔甚至还装模作样拍了拍手:“等会儿台上加油啊!听说班里那群小姑娘又要弄不知什么把戏……”

唐昊又痞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喻黄]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随便看看吧。。.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黄少天眯起眼睛看那杯酒在暖黄的灯光下晕出的颜色,模样懒散乃至略微困倦。

隐约看见身边的椅子被拉开,一个刻意压低压轻的声音道:“想睡了吗?我抱你上去吧。”

黄少天晃晃脑袋当作拒绝,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几乎无法思考,盯着自己右手看着又用左手把手指一根根掰直掰弯了好一会儿才成功伸出一根食指戳戳喻文州再指指对面:“你,坐那里去。”

喻文州嘴角好像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在黄少天眼中迷蒙的缥缈背景中只有这一处清晰而真实,因此格外醒目。

他为什么要笑呢?黄少天以目前的状态解不出这道题。

“英俊潇洒的剑圣,我想我们该去除暴安良拯救世界了。”

“先去哪里?”

“听说喻文州和他男朋友黄少天的卧室里丢了一个黄少天,剑圣大人你愿意帮助着找回去吗?”

黄少天歪着脑袋看着喻文州:“好巧啊!我好像也叫黄少天!”又蹙起眉头已深沉的目光凝视眼前仅剩着汁水了的盘子“唔,这个有点棘手啊,那个黄少天在哪里呢?”

“那么就我和你回去吧!”黄少天终于在喻文州期待中掺夹着一丝担心的目光说出了这句话。

喻文州在他唇上轻啄一下:“好。”

说着打横抱起黄少天上了卧室。

黄少天一清醒来就听见浴室传来流水声。

正想着卧槽怎么办浴室门就打开了。

水汽蒸腾着涌出,缭绕在那个只松松垮垮套了件浴衣的男人身侧。

此时的喻文州蜕下了平日严谨乃至一丝不苟的衣着神情,脸上被水汽蒸的略微泛红,看向黄少天的眼神中是满腔掩不住的爱意。

黄少天一咬牙想着早死早超生上前就给了喻文州一个深情而绵长的吻。

“怎么这么主动?”分开后喻文州哑然失笑。

黄少天脸上略略泛红,仍固执地盯着喻文州不肯移开视线。

“先睡吧。”喻文州一把揽过黄少天,将他搂入自己怀中“刚帮你洗完搁床上就醒了?”

黄少天:“???”就这么什么都不做地结束了?

喻文州又絮絮叨叨说了些日常的琐事,倾诉着对黄少天的思念与令黄少天有些讶异的脆弱,黄少天嗯嗯啊啊地简单回应着他,也便足以令喻文州有说下去的动力。

难得见到喻文州这样黏人。像大型犬一样忠心耿耿地可爱啊。黄少天暗自想,突然又是一阵幸福。

喻文州的声音逐渐弱下去:“好了,睡吧,没事了。”

“晚安。”

“晚安。”

[昊翔]起床气.1

*大概习习本人并没有意识到的双向暗恋.
*cp唯昊翔.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那么废话不再多说我们开始正文√

孙翔是个很浅眠的人。

尤其在三四点的时候,夜色仍昏沉,人亦均酣眠,独余一个梦中惊坐起的孙翔蔫哒哒打着哈欠暴躁地辗转许久才勉强再会周公,自觉几乎刚睡着闹钟却又不合时宜地叫了。

这日子真他妈不是人过的。

因为睡觉不易,所以孙翔有很重的起床气——看见床角那一堆乱七八糟缺胳膊断腿的闹钟了吗?摔的,别问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被唐昊锲而不舍半夜骚扰的,大概是他们混地略熟之后吧。唐昊时间把握地不错,夜夜一两点多手机就准时响一道提示音,把孙翔吵醒之后再无动静。

奇怪的是孙翔起床气这么大的人并不感觉厌烦或生气,不过孙翔本人也没想过这是什么原因乃至可能感觉不到奇怪吧。

孙翔总是拿起手机先看一眼发送信息者的名字,看见唐昊两个字心底便莫名生出少许欢喜来(孙翔亲自解读为被需要的人生价值实现与自尊心的被满足感带来的骄傲自得)。唐昊通常一夜只发一段,但一发便是一大段。孙翔通常不回复,一定到早晨醒来再删删改改最后甩个不算太多却也不少的字数上去。不能让唐昊觉得自己太重要,重要到值得令人等一段消息到半夜。孙翔如是想。习惯细细品味那零乱的甚至有些不逻辑不连贯干巴巴的记叙语句,一个个字眼拆散了读过来,后闭眼感受唐昊做的事,就像自己也随唐昊一道般,然后就由唐昊牵引着进到梦里去,简短却温馨地做个美梦,沉浸于梦中不再受外界干扰,早晨愉悦地醒来。

由此孙翔也养成了规律的生物钟:一点半左右在唐昊消息抵达之前准时醒来,捧着手机等它自己在漆黑中发出光亮,读毕再阖眸安然入梦,在闹铃响的前几分钟自然醒来。

孙翔对镜子比划比划原先黑眼圈所在的位置,感觉自己整个人气色都好了来。

得找个时间找个地点谢谢唐昊!——不,还是不能让他知道,他很重要。